關於部落格
幸福 就是每一天重複的平凡
  • 48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老闆,請問「正義」怎麼賣?

這是每天都會在傳統市場裡出現的戲碼 買賣雙方各憑本事攻防 就是為了要在價格上討一點便宜 而我買東西通常會在百貨公司、超級市場或便利超商 不然就是鎖定了目標 問了價錢覺得可以就出手 理由很簡單 就是不需要殺價 我從來就是很不會殺價的人 只有在心血來潮的時候會小殺一下 雖然自認口才不錯 但在殺價時很容易就會結巴 這實在是我的罩門 但之前卻有一個喊價的現場 在考驗著我殺價的功力 地點卻是在法院 這件案子已經判決確定 當初檢察官是用○○罪名起訴被告 而當我跟F律師去法院把卷閱回來 (按:「閱卷」就是辯護人為了要了解案情,去法院閱卷室影印相關卷證資料, 並進而分析判斷辯護方向所必須做的前置作業) 印了厚厚兩大疊資料 再初步研析案情後 覺得情況比檢察官起訴書裡所載明的還要複雜許多 所以 我跟F律師都不約而同有個想法: 「認罪協商」 (按:認罪協商就是被告針對檢察官所起訴的罪名達成認罪的協議, 至於要判多重可以跟檢察官商量,經過法院同意後,最後作成認罪的判決) 約了當事人 並跟他簡單的分析案情後 我們做出認罪協商的建議 當事人也同意 於是就輪到我上場了 開庭那天 當步入法庭 放眼望去 法官、檢察官、書記官都是阿姨輩的女生 感覺很親切 像我這樣看起來就是一副憨厚木訥、正直善良、謙恭有禮又帶點羞澀靦腆的陽光青年:P 應該會給她們不錯的印象 所以 要達成協議應該會比較順利 我猜啦… 果然 才進法庭沒多久 那位書記官阿姨就一直對著我微笑 接著 檢察官阿姨就找我過去: 「paloma律師,昨天是不是你打電話找我,要談這件認罪協商的事?」 「是」我很恭敬的回答 「因為被告之前並無前科,而且犯後態度良好, 對偵查程序的進行都很配合,款項也都如數歸還, 我們願意在緩刑的前提下認罪,請檢座斟酌,給被告一個自新的機會」 我接著說 這時 只見檢察官阿姨陷入沉思 約莫過了五秒 「好…就有期徒刑八個月,緩刑三年」她開口了 「但考量到被告之後還有復職的問題, 能不能請檢座改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二年」 我開殺戒了 但是表情還是很誠懇 「這樣好了…就有期徒刑七個月,緩刑兩年」檢察官阿姨再喊 我回頭問了當事人 他也同意這樣的條件 這宗交易就算拍板定案了 最後由法官定了宣判的日期 步出法庭後 當事人因為不用入監服刑 所以神色難掩輕鬆、喜悅 他還馬上打電話給親友 說他的律師幫他爭取到緩刑 但在步出法庭的那一刻起 我有著的卻是和當事人迥然不同的心境 「發現真實是法院的職權」 這個從大學時代就烙在心頭的金科玉律 當下就一直在我心頭縈繞 認罪協商這套制度 對審(法官)、檢(檢察官)、辯(律師)三方是再省事不過了 法官不用寫判決理由 檢察官、律師也不必再費力攻防 我當然也很輕鬆的結掉一件案子 但手中的六法全書雖然在立法理由清楚的寫著 基於「明案速判、疑案慎斷」的原則 使法官能有足夠的時間與精力致力於重大繁雜案件的審理 但是 往後有誰敢擔保 不會有案子因為制度的運作而變成「疑案速判」呢? 又可能會有多少無辜的人 因為不利的情勢而被迫接受自己沒有犯過的罪名呢? 在回事務所的路上 我絲毫沒有殺價後成交的快感與喜悅 因為一想到在這宛如市場般被叫賣的商品 竟然是「正義」時 思緒也就隨著車窗外晴時多雲的詭異天氣陰鬱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